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疫戰

如果這兩次疫情的病毒是來自於野生動物,那麼,為什麼常吃野生動物的農村地區沒有爆發過疫情? 為什麼疫情總是爆發在廣州和武漢這樣的樞紐型城市而不是無關緊要的中小城市和縣城?

為什麼廣州和武漢的疫情只有黃種人受傳染並死亡,而其他人種卻安然無恙?

為什麼至今為止仍然沒有科學家找到非典病毒和武漢肺炎病毒的自然界來源? 如果這類病毒不是來自於自然界的上帝之手,那麼,它們來自於誰的黑手?

為什麼2003年非典事件和2020年武漢疫情都是在中國即將匯率改革和金融大開放前夕、美元資本需要打壓中國資產價格然後大舉建倉的前夜,突然在中國核心樞紐型城市而不是邊緣城鎮爆發 一場足夠引發資本市場恐慌的公共安全危機? 我們能不能這樣假設:如果2003年不啟動人民幣單邊升值的匯率改革,或者2019年不准備大幅開放資本市場並放開外資設立金融機構,美元資本無需通過製造公共安全事件打壓中國資產價格,那麼 ,2003年和2020年是不是就有可能不會爆發廣州的非典和武漢的疫情?

武漢是高科技產品的研發地區,武漢已形成通信光電子、能量光電子、消費光電子三大產業鏈,光纖光纜生產規模全球第一;光電器件、光傳輸設備國內市場佔有率分別達 60%、10%。

武漢是中國的心臟,全國的商業集中地,武漢的商業規模在中國也是領先的。而且武漢的地理位置非常優越,長江中游,九省通衢,中國的中心。亦是南方商文化圈的核心,是長江流域的中心,是國家南方軍事樞紐。

據戰斗在武漢第一線的消息,這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病程進展中,出現自身免疫對肺組織的攻擊,本來免疫系統就是人的防禦系統,它能保護人體器官組織免受外來的攻擊。可是武漢發現的新病毒卻讓人體免疫倒戈一擊,不是攻擊外邪,而是攻擊自己的肺組織。可見這是一種多麼邪惡的病毒!

愛滋病之所以可怕,就是因為它能讓免疫系統失效,這等於解除你的武裝,任由敵人進攻。可是這回的新病毒比愛滋病毒更邪惡,它不僅讓免疫系統成為擺設,還能讓免疫系統去殺自己。

迄今為止,人類尚未發現有這類病毒的自然存在,除了這個新型冠狀病毒。

TOP

回復  番攤士碌架
用 呆灣島島上用語,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番師兄

找到和看到門道了 。 其實 師兄 ...
das_reich 發表於 2020-2-3 13:23


有無提意  改一下 個標題  又可繼續吹

TOP

我是岩田健太郎,現在在此所說的內容和神戶大學及所屬相關機構沒有任何關係,純屬自己的見解。今天(2月18日)我進入了鑽石公主號內,但不到一天就被趕了出來。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這邊向大家簡單的說明。
登船一波三折 「某個不能說的人」反對登船

鑽石公主號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者越來越多,擔心船上的相關防疫對策可能沒有很完善。環境感染學會及FETP(Field Epidemiology Training Program,現地疾病學培訓計畫)專家雖有進入船內過,但是一下子就被趕出來了,因此不知道船內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2月17日,我收到了入船許可的通知,但對方也警告我「好好想清楚要怎麼做」。起初我是想以環境感染學會的名義上船的,但環境感染學會已被禁止登船,最後只好以DMAT(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災害派遣醫療團隊)的成員名義登船。

18號一早就從新神戶向新橫濱出發,然而途中接到電話,「某個不能說的人」非常的反對我登船,以DMAT成員登船一事差點取消。過了一會再撥一次電話,被奇妙的要求「不要以DMAT感染對策專家的名義登船,而是一般的DMAT員工身分登船」。
船上感染分區混亂 發燒的人自行從房間走去醫護室

自己從事這份工作已經20餘年,之前處理非洲伊波拉病毒及中國SARS時都不怎麼害怕,但這次鑽石公主號悽慘的狀態,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恐懼,甚至覺得真的在這邊染上了COVID-19新冠病毒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在學術上有分可能有病毒感染危險的「Red zone(紅區)」及完全沒病毒的「Green zond(綠區)」,進入Red zone時是需要穿著PPE(個人防護裝備)的,Green zond則不需要。然而鑽石公主號上的「Red zone」及「Green zond」非常不清楚,根本不知道哪裡才是安全,哪裡又是不安全。在這樣的情況下,裡面的人防護衣、手套、口罩都是有人有戴有人沒戴,就連船員也是有人有戴N95(醫療用口罩)有人沒戴,甚至發燒的人自行從房間走去醫護室也是稀疏平常的事情。我之前曾聽說過DMAT及厚生勞動省(以下簡稱厚勞省)的人員被檢查出PCR核酸陽性反應,現在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我現在就算被檢測出得了COVID-19新冠病毒也完全不覺得意外。

就算有在強的PPE及手套,若不將「安全與不安全的地方」好好劃分的話,室沒有任何作用的。
檢疫所人員 意識薄弱

當天,我還檢疫所的人員走在一起,旁邊有個被搬送的患者經過,檢疫所的人員居然還能笑著跟我說:「啊!剛剛和病患擦肩而過了!」對我們而言是個非常沒有常識的行為舉止,但大家卻不以為意地做著也什麼感覺都沒有。仔細一問之下才發現船上根本沒有任何常駐的感染對策專家。雖然偶爾還是會有感染對策專家過來,他們可能也覺得很糟糕,但卻什麼建言也沒辦法提,提了也沒人聽進去。

由於管理這裡的是厚勞省的官僚們,因此我也向厚勞省的負責人談了意見,結果卻被白眼對待。「為什麼你會在這」、「你憑什麼說這些」,說了這些話後就擺出一臉不關他的事情的樣子,給了我非常冷淡的態度回應。我和DMAT的成員說了此事並問到「是否能在傍晚的會議中提點什麼」,起初回答我可以,但傍晚5點左右就接到電話「請你出去」檢疫的許可也一併被取消。

檢疫所的人帶我去見當初幫我登船的厚勞省人員,被問到「為何不再DMAT底下做DMAT本分內的事情就好」、「不是叫你不要做感染管理的工作嗎?」,該人員最後說道:「總之,有人對岩田先生做的事情感到非常不滿,雖然不能說是誰,但必須請你下船。」

船上許多的醫療人員,在結束這裡的診療後還會回去自己的診所繼續工作,若這些人員在船上不幸被感染了,可能會將病毒再帶回醫院造成更多的院內感染。和非洲及中國相比我們這樣的感染防護對策實在是太糟糕了,獅子山共和國都比我強多了。日本雖然沒有CDC(疾病防治管理中心),卻沒想到糟糕成這副德性。應該要請個專家進來,並請他負起責任,領導現場,並定下感染預防對策的規則,但現實卻是什麼都沒有,實在是無法理喻。
從中國經驗 反思日本

2003年SARS時我也去了北京,當時狀況很糟,特別糟糕的是中國情報公開不足這點,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真的相當可怕。話說如此,當時還是有些許的情報進來,至少預防對策非常明確,和這次公主鑽石號渾沌的情況相比中國的情況可說是好太多了。

想想當初COVID-19新冠病毒從中國武漢出現時,有中國醫生願意吹哨人告知大家這很危險,是非常需要勇氣的。若是以往的中國的話,這樣的訊息流出是絕對不被允許的事情,但這次BBC等國際媒體都再讚揚中國這次的對於疫情的透明性,雖然我也不知道到哪裡還是正確的,但至少他們還是有「透明性」存在,也深刻理解情報公開及取得國際間的信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然而日本對於鑽石公主號中發生什麼事情,卻完全不透漏任何的情報。順帶一提,一般院內感染發生時,會在病患發燒的第一天就好好記錄下來,並做出曲線數據統計圖,名為「epi-curve」的統計方法,但我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我們根本都沒有記錄這些數據。就算記錄下PCR核酸檢驗紀錄,也無法了解感染的狀態。這點其實先前就已和厚勞省的人說過了,但他們依舊沒有任何作為。也就是說,就算院內感染不斷發生,也不會有人察覺到的,無法做任何防護對策,也沒有任何專家在場,船上狀態就這樣一直亂下去。
最後:日本的失敗

這次是日本的失敗,但想要隱藏它就是更大的失敗。確實,「防護措施太爛」被人知道的話可能是個恥辱,但隱蔽這點才是更大的恥辱!好好的公開情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既然誰也不願意公開情報,那只好由我在這邊做了。請大家務必了解這個悲慘的現實,以及希望船上的人員能夠在專業的防護措施底下展開安全的工作。

我雖然上了船,卻什麼也沒幫上,真的很對不起。但還是希望能和大家共享這個巨大的問題,因此做了影片上傳。



岩田健太郎

出生:1971年生

TOP

照片中的左側大門上簡單貼著「乾淨通道」(清潔ルート)、右側貼著「不乾淨通道」(不潔ルート),似乎是要將武漢肺炎感染者的動線分開。然而,兩扇門的前後完全沒有實質隔離,被日本網友批評是「飲料販賣機的回收桶(罐子丟哪個洞都會進到同一個袋子裡),難怪鑽石公主號會出現大規模感染」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TOP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vdCKimJzeQ&feature=youtu.be
( 9:56 開始)
病毐基因族譜 發現病毒來自 老美

TOP

【新冠肺炎】紐約前線醫生抱怨新冠病毒檢測機制:這是國家級醜聞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愈來愈嚴重,確診人數逐漸增加的同時,對於病毒測試套件的需求也在不斷上升。然而,一名在前線奮勇抗疫的醫生,在電視節目中受訪時透露,當地的測試套件竟嚴重緊缺,絕對是「全國醜聞」。

這名傳染病醫生名為麥卡錫(MattMcCarthy),是美國威爾·康奈爾大學(Weill Cornell)醫學助理教授,並工作於紐約長老會醫院(NewYork-Presbyterian Hospita)。他上了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的「財經論談(Squawk Box)」節目,受主持訪問時直指所在醫院測試套件緊缺,他說:「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說測試套件快來了,但我可以告訴你,現在已經三月了,我手頭還是沒有。」

麥卡錫甚至要「懇求」衛生部門為疑似病人檢測,他又指有些國家每天可以測10000人,而美國卻不行,他說:「我是一名在第一線的醫生,卻沒有合適的手段來照顧病人。」

而《紐約郵報》隨後更指出,麥卡錫還在節目中預測,雖然紐約目前只有一個確診病例,但實際數量可能有數百人,他「我打賭美國有數千例,等待病毒測試完全運作的時間越久,情況就會越糟糕。」現在他自己坐地鐵、去時代廣場或是在醫院照顧病人,都表示十分擔心。


唔驗  自然無人感染

TOP

返回列表